地方:

大器晚成的皇甫规

2019-08-07 11:10:11 中国纪检监察报

  东汉时期,曾有一位名臣,直到三十七岁时还是一介布衣,没有踏入仕途。有人说出名要趁早,这位名臣却不是如此,可以说他大器晚成。无论是出名趁早,还是大器晚成,对于为官者而言,最紧要的是有干事担当的能力与清正廉洁的品质,如果两者缺一,很难行稳致远。

  这位大器晚成的东汉名臣叫皇甫规,字威明,安定郡朝那县(今宁夏固原东南)人。皇甫规一生清正廉洁,抨击强暴,曾数次遭到奸人陷害,仍无所畏惧,刚正不阿,为缓和汉羌矛盾,维护边疆地区的安定,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布衣论兵 斥责恶行

  东汉永和年间,三十七岁的皇甫规还是一介布衣,他见到征西将军马贤讨伐反叛的西羌人,却对手下士兵体恤不足,便做出了马贤要败的预言。没过多久,马贤果然被羌兵所灭。郡将看中皇甫规的军事才能,任命他为功曹,皇甫规率八百甲士,与羌兵勇猛交战,终于使羌兵退却。

  皇甫规因为战功被推荐为上计掾(汉代有地方向中央报告一年治状的制度,称为上计制度,上计掾是协助郡县主官上计事务的官员),后来羌兵又大举骚扰陇西,皇甫规上书自荐道:“我曾上书,马贤必兵败,这并非偶然说中,而是我通过事实观察而得出的:其一,每次出兵,耗费无数,其资财皆出自老百姓,却落入贪官之手;其二,对羌戎安抚不力,这才引起了祸国殃民的战乱;其三,虚报军功,报喜不报忧,士兵长年受奸诈长官的压榨……”但皇甫规平羌的要求并未得到朝廷采纳。

  到汉冲帝、汉质帝时,皇甫规以贤良方正之士被推荐,在朝廷考核他时,他直言不讳,痛斥外戚梁冀专横跋扈,并慨然道:“君为舟,民为水,百官是乘舟者,梁冀是操桨者,若能同舟共济,此乃黎元之福,但如此怠傲下去,必将沉没于波涛之中,难道不该谨慎吗?如今众人皆唯唯诺诺,独剩一些谄媚之言,我当然知道阿谀得福,深言近祸,但我岂敢抛却良知以逃避职责呢?”

  皇甫规的话被梁冀得知后,梁冀对他恨之入骨,将他的考核评为下等,皇甫规遂辞官还乡。当地州郡官吏在梁冀的授意下,好几次陷害皇甫规。但皇甫规心中安定,教书授业,讲习《诗》《易》,学生达三百多人,共十四年。后来梁冀下台,一月之内,朝廷五次召皇甫规入朝为官,他都拒而不受。

  以德抚羌 弹劾贪腐

  东汉延熹年间,羌兵攻营拔寨,杀劫抢掠,皇甫规主动上书道:“我已五十九岁,经历过两次羌乱,请授我有官阶而无职事的散官,并给我备一辆车子,我愿帮助官兵,慰问百姓。其实,平羌并不难,症结只有一处,与其费尽心思寻猛将去剿贼平乱,不如施行清平政治,与其精通孙子与吴起的兵书,不如郡太守奉公守法,汉羌安民乐业,方为长久之计。”于是朝廷任命皇甫规为中郎将,持符节督察军队,很快就大获全胜。皇甫规的威望与信誉为羌人所仰慕,他们相互劝告,有十余万人归降。

  通过几年努力,皇甫规终于平定了羌乱,但他发现安定太守孙隽强取钱财,声名狼藉,属国都尉李翕、督军御史张禀滥杀降羌,作恶多端,凉州刺史郭闳、汉阳太守赵熹老弱不堪,尸位素餐,他们都倚仗着朝廷权贵的势力,为害一方。皇甫规不畏强权,将他们的罪状一一上奏弹劾,最终这些人均得到了应有的处理。羌人知道后,态度为之大变,又有大批羌人来降,与朝廷关系更加亲善和睦,边疆终于迎来了多年未遇的清明安定。

  不售私恩 秉公自辩

  皇甫规担任大军统帅后,还都乡里。他从不以公事而售私恩,不断上书弹劾贪官污吏,并对朝廷里弄权为恶的宦官十分痛恨。当时朝廷和地方一些对他有怨恨之人便上书诬陷,说他用钱财贿赂叛羌,使之假装投降。自此,朝廷责备他的诏书也接踵而至。

  皇甫规坦荡上书,为自己辩解道:“在羌人各部蠢蠢欲动时,朝廷对边疆形势非常忧虑,我一方面恩威并施,一方面整顿吏治,使各羌部投降,节省军费无数。我认为这是忠臣本分,不敢称功。而我弹劾的众贪虽已得到惩罚,但其残余对我仇视至极,争相散布对我的诽谤,说我私下贿赂反叛羌人,使其假降。这怎么可能呢?如果说我用的是私财,我家中清贫,至今没有一石以上的存粮,如果说我用的是公财,那也很好考证,官府的文书账簿俱在那里备查……”

  朝廷相信了他的忠言,召他入京,任命为议郎(顾问应对之官,秩比六百石)。依照皇甫规的功勋,应该加封侯爵。趁此机会,中常侍徐璜、左悺多次向他索贿,皇甫规一概拒之,惹得这些宦官恼羞成怒,欲又诬陷治罪。皇甫规的部下打算收集些钱财送给徐璜、左悺等人,以示歉意,皇甫规起誓不从。为此,皇甫规以没有肃清叛羌余众之罪,被判服苦役。太学生张凤等三百余人前去宫门为皇甫规鸣冤,恰逢朝廷大赦,皇甫规才得以回家。

  之后,皇甫规又两度出任度辽将军,为国治军守边。朝廷为其封侯,皇甫规却让封不受。皇甫规鞠躬尽瘁,病逝在召还路上,终年七十一岁。

  《后汉书》在记录了皇甫规的生平后,有一段评价,是这么写的:“孔子称‘其言之不怍,则其为之也难’。察皇甫规之言,其心不怍哉!夫其审己则干禄,见贤则委位,故干禄不为贪,而委位不求让;称己不疑伐,而让人无惧情。故能功成于戎狄,身全于邦家也。”孔子说,一个人如果大言不惭,那么他要践行他说的话可就很困难了。皇甫规的话证明他的心中没有惭愧。何以未有惭愧?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力适合了才去为官,而为官能做到清正,见到比自己更有才华的人能主动让贤,而让贤之后不求得到谦让的名声,要言之,可归纳为八个字——不恋权位、不贪钱财。(蔡相龙)

责任编辑:叶子

关闭